注册登录
广告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政策导读 >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2019-08-13

广告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种玉米的新农人

随着乡村振兴的推进,生产力大大解放,三农问题再一次被放在聚光灯下,并产生了一个新词:新农人。

到底应该怎么去定义新农人?他们有什么特征?今篇不白跟你一起探讨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互联网的赋能

是新农人的土壤

前不久,一个农友去了趟日本考察,回来除了津津乐道日本农业的精益求精之外,还有两个抱怨,一个是“吃不饱饭”,一个是“扫不了码”。日本农业很发达,但说到互联网,还相当稚嫩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要知道,在中国,依托高速发展的互联网,移动支付早已大规模普及,生产钱包的江南皮革厂,老板黄鹤已经带着小姨子跑路好多年了。

 

不白不久前回了趟乡下,发现农村墙上的标语,早已经从“中国移动手机卡,一边耕田一边打“,变成了“东跑西跑,不如在家淘宝。” ,颇具魔幻现实主义色彩。

 

这说明,“hello world + agriculture” 从互联通普及到移动互联网兴起,中国的三农,也在这波信息技术革命中发生了巨变。

 

伴随着城乡消费的不断升级,消费者对优质农产品的需求也水涨船高,乡村的价值被重新发现。越来越多的先知先觉者把视野投向了广袤的农村市场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新三农场景

是新农人的机遇

 

长期的机会,看场景而非技术。互联网普及、移动互联网兴起的同时, 中国农业正在从传统农业转向现代农业,中国三农,从业主体到整个大环境,都在发生巨变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高铁纵横,政策利好,互联网加持,三农迎来了史无前例的鲜明场景,一大批对“三农”事业有热情、有理想的年轻人回到农村,从事农业生产活动。为传统农业转型注入了新的元素和能量,成为引领新农民、发展新农村、托起新农业的一支生力军。

 

到底什么是新农人?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论。有人说,新农人是被互联网赋能的新一代涉农创业者;也有人说,具有新思维,真正从事农业生产的职业农民才算新农人。

 

以不白长期在涉农创业领域的观察,新农人可分为狭义跟广义。

 

狭义上的新农人:

即新型职业农民, 以农业生产为主要职业。他们在产业链条中是价值生产者,相对于传统农民,他们有较高的学历,掌握一定的生产技能,具备一定的经营管理能力, 以农业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广义上的新农人:

除此之外,因为农业本身巨大的包容性,还诞生了一大批依附于农业链条的创业者,从加工到渠道,从渠道到零售,零售到消费,从消费到资本,他们并不直接从事生产,但在农产品商品化、市场化、品牌化、资本化的专业化分工中,是不可或缺的环节,他们是广义上的新农人。

 

无论是从事种养端,还是产业链其他环节或者服务端,新农人,从事农业不再是一种谋生手段,而是一种事业;新农人,不再是一种被动的烙印,而成了一种主动的选择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我们不一样

新农人的五个姿态

新农人涉农创业的第一法则:不跟父辈抢饭碗。有些专家学者认为:大量新农人的涌入,对传统农业、对占大多数的小生产者是一种入侵,会跟父辈抢饭碗。

 

事实上,不少新农人回农村之后,父辈负责生产,后辈负责营销拓展。就比如不白农创社社员,伍溜柒品牌创始人杨应林,出自石榴种植世家, 由父辈把控生产环节,他跟表妹负责营销宣传,这种‘代际分工’既有助于新农人向产业化方面拓展,也利于产生示范效应,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成为新农人的一份子。

 

1)新农人:跨界何其多

据农业农村部监测,截至目前,返乡下乡人员累计达780万人,跟之前的乡镇企业、下海风、打工潮不一样的是,这一波涉农创业者除了本身是农业人口的返乡农民工之外,还有大城市白领、退伍军人、科技人员、留学归国人员、企业高管等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在不白农创社,就有大城市当导游返乡种皇帝柑的小柑仙,广告公司上班返乡办农场的曹女,从国企辞职回乡做水蜜桃供应链的风云等等。

 

他们大多是知识型、技能型人才,既有一定资金、又有经验,既懂管理、又懂市场,他们以跨界的思维,正整装待发向传统农业模式发起强烈冲击。

 

2)新农人:不走寻常路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把萝卜当水果卖的赵敏。在大部分人的认知里,萝卜是一种普遍的低价值蔬菜,是菜市场摊贩的标配, 等同于”白菜价“, 不白农创社社员,新农人,云南的赵敏却"反弹琵琶“:把萝卜当水果卖。

 

赵敏把云南出产的一种紫萝卜包装成轻奢水果,在品牌IP化方面做了系列构建和动作,迎合了升级了的消费者对于健康食品、小众产品的需求,20元/斤年销800吨,成了2017—2019年的明星单品。

 

3)新农人:敢于吃螃蟹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区块链+养鸡的唐平冬。新农人对于崭新的模式有天然的敏锐度。区块链是最近几年被炒的极其火热的概念,其实,早就有新农人试水区块链+农业,90后小伙唐平冬的区块链养鸡项目“我的鸡笼”,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食品溯源模式。

借助区块链技术+互联网 24 小时直播+云端数据追踪,实现散养土鸡从养殖到餐桌的溯源防伪,用真正的数字化智慧,来实现农场到餐桌的全透明保证,在2017年全年营收 5000万,认养会员达到十几万+。

4)新农人:创业韧性强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绝地反击的李小橙。2010年,李小橙大城市回到家乡四川,投入全部身家,种植了两千亩血橙。因为没经验,缺技术、管理,造成果品不好。加上气候原因,一场暴风雨下来,被打掉几百万斤!最艰难的时候,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去,李小橙只能忍痛卖了房子,车子,给员工开了工资。

2015年,李小橙七拼八凑借了笔钱,在重庆长寿湖卷土重来。把规模缩小到500亩,种了最新血橙品种。以IP化,品牌化的打法,以“李小橙血橙”为品牌推向市场, 实现了逆袭。

新农人因为本身积累了一定的资金、社会资源, 在农创过程中即使遇到挫折,也比传统农民更具有东山再起的潜力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新农人两个焦虑

该如何解决?

 

新农人虽然以一种全新的姿态涉足到农业中,但他们也有自己的焦虑,最大的焦虑不在于种养技术,而在于市场流通环节。

 

1)打造品牌难

新农人普遍都能意识到农产品品牌化的重要性,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又困难重重,比如品品牌价值同质化、价值概念化情况严重,要么都在诉求产地,要么在诉求物理属性,缺乏差异化。

用C端思维、传播思维做品牌。其实,还是要从C端找突破口,以“一切皆传播”为基础, 在保证产品品质的同时,塑造有场景、有故事、有文化、有情怀的品牌态度跟消费场景,甚至以小众为突破口打造价值品牌。

 

2)供需对接难

相对于传统农民,因为对市场信息的相对优势,新农人对农产品滞销恐惧并不深,但他们对卖出溢价、对优质渠道有着迫切的需求。

混圈子,能混出名堂。新农人更懂得混圈子的重要性,在多方面了解市场供需信息的同时,更多地“曝光”自己。

线上社群不白农创社、农友会、开曼等都是新农人的集中地,线下的各种展会也经常可以见到他们的身影。社群是供需对接最简单有效的方式, 而线下课程、展会等也是拓宽资源的好办法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8月10日新农人节 不白农创社社员相聚

8月10日,属于全体新农人的节日,第三届新农人节,在广州琶洲顺利举行,不白在会上也作了主题为"农创IP化”为内容的分享。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不白在新农人节给农友们作分享

未来的农业,只属于新农人

 

总结

如果说80年代的乡镇企业是中国历史上,农民群体唯一的一次大规模“由农入商”,有相当一部分人摆脱了土地的束缚,完成了阶层跃迁。

那么,而今这一波新农人的创业潮,是时代赋予的又一次难得的机遇。

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!新农人,一起加油吧!


上一篇:男子利用国家农机补贴政策 骗取补贴款13万元获刑4年 下一篇:畜牧养殖大县或可得千万补贴,这几种农机也被加入补贴目录!
广告
广告